浪潮之巅读后感

起始,柏拉图为纪念阿提卡英雄阿卡德谟斯,购得希腊近郊一果园,开创希腊学院,用以传授知识。然而当时能够接受教育却仅仅是希腊公民,大量的人被排除在外。而若干年后,远东的另一古老国度中的孔子则广泛施教,弟子中不乏颜回与曾参这样的学生,意味这越来越多的人可以接受新的知识与信息。进入二十世纪之后,新技术的发展使得人们接受信息的手段越来越多,也更加的及时与便利:电视,广播,报刊。其中最为传统的报刊,人们常常通过订阅的模式,获得其中的信息或者内容。而发端与二十世纪中叶的互联网技术使得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更加的简单与便捷。然而此时互联网上众多的所谓的电子报刊仍旧采用付费订阅的方式来获取利润。

199894日,当时在斯坦福大学攻读理工博士的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卢姆共同创建Google,此后不久该公司便开创了Adwords。它是一种通过厂商或者广告商确立关键词,在Google搜索页面或者Google合作网站上显示该关键词的广告。这种全新的广告模式一经推出,很快就风靡全球,不仅给Google公司带来了巨额的收益,又给其合作网站带来了可观的营收。而于此同时,传统的报刊商仍因循守旧,坚持顾客必须先付费,通过订阅的模式才能够获得其内容,消费其信息。

创新是进步的源泉。面对全新的互联网,一些人看到了机会,如GoogleTwitterFacebook,而另一些厂商则看到了新的利润模式,像EvernoteMicrosoftYahoo。然而一些人却被动的接受:通过将原来的印刷版材料,仅仅通过扫描或者录入排版的模式,推向互联网,就以为自己摇身一变就是一个互联网公司,最为关键的营收模式和运营模式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变化:是不是应该调研网络用户的消费习惯,是不是应该创新其收入模式——毕竟,我们无法看到的内容,是不是就应该为其付费?消费之后会不会发现内容很差?面临如此众多的不确定因素,一种更好的消费模式或者营收模式就是Google公司推出的Adwords或者类似的广告收入模式,这种全新的模式——大家可以为其优质的内容付费。如果信息很旧或者内容很差,就无法吸引新的浏览者,也就无法获得收入,进一步的也就会不停的推动内容商更新其内容,不断的写出更好的新闻与报道。

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当一个公司开始垄断一个行业时,它会更多地倾向于利用自己的垄断资源,而不是靠技术进步获得更多的利润,毕竟前者比后者容易的多。”采用通过广告的方式来获取收入,Google公司就可以千秋万载了吗?很显然,如果网站中有过多的广告,过分刺眼的广告,必定会对浏览者的阅读体验造成严重的影响。对于这个问题,Google的工程师们并没有止步不前。他们通过不停的分析网站内容,使得其广告与网站内容更加的契合,在降低对于阅读者干扰的同时,提高阅读的体验。为了提高匹配度,就需要工作人员不停的分析网站文本的意思,这样才能够得到恰当的匹配程度。为了这一点,Google的工作人员不停的提高他们对于自然语言的机器翻译与理解水平,推动了自然语言识别的科学进展。与之相反的则是Yahoo公司,一家在Google之前的最优秀的互联网公司,拥有当时最大的搜索市场份额。然而正是他们没有看到互联网快速发展的需求与落后的分析测试技术之间的矛盾,却将大量的时间与经历投入到门户网站上,最后被Google快速超越。此外,Google商业模式的核心:面向最终用户的大众,便于使用。基于此再寻找具体挣钱的商业模式。将用户使用互联网的习惯从浏览转变为搜索。”面对日新月异的互联网,Google找到了自己独特的商业模式,并在浪潮之中不断的深化细化自己的模式,取得更大的成功。很多时候并不是大就好,只有企业的领导具有不断的忧患意识,才能够不断的推动企业的创新,进而保持企业的长青。特别的对于一个大的企业,在下一波大潮来临之前,不仅应当能够看到新的机会的来临,更应当为此做好准备,充分调动企业中各种优秀的员工投身于此,在浪潮的最前端引领新的科技。

但另一方面,一个好的创新环境需要一个合适的工作环境与企业文化,这点在大的公司上显现的最佳明显。二十世纪末期的Microsoft是多么有创新性的一家公司,各种新奇的硬件和人性化的软件,给人们展示了一个欣欣向荣的创新公司。但很快的,仅仅过了十来年之后,随着移动呢互联网的发端和迅速发展,Micirosoft落伍了。“一家在某一领域特别成功的大公司已经被优化得非常适应这个市场,它的企业文化,做事方式,商业模式,市场定位这些使得公司获得成功的内在因素会深深植入该公司成为基因。但也因此,未必能适应转型至新兴市场并成功拓展新领域。”不能说整个巨无霸般的公司中没有一个人看到移动互联网的前景,但是企业中众多部门的协商,资源的重新调配与分割,在很多时候对于新事物的诞生制造各种各样的困难。Apple公司在乔布斯的带领下,却给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iPhoneiPad都是及其优秀的移动互联网设备;而建于此之上的Apple Store则创造性的建立了一个全新的生态圈,此后不管是Google还是Microsoft都在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努力的追着Apple。然而,托尔斯泰讲,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在信息产业中,这句话要反过来讲,成功的公司各有各的绝招,失败的公司倒有不少共同之处。” 随着的公司的不断壮大和乔布斯的去世,大公司病也在Apple蔓延,更加说明好的创新需要合适的企业文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